【樂人專欄:樂言】畢業了,怎麼辦?(二)-胡喬立

O 2015/07/18    瀏覽: 5210 次


【樂人專欄:樂言】畢業了,怎麼辦?(二)-胡喬立

 

上回講到,本地專業音樂職位,被外國樂手搶奪,而本地音樂學院畢業生似乎前路茫茫。

其實,本地從事古典音樂合奏,收入只是中規中矩。舉個例說,一位自幼習琴十多年,再呆在音樂學院練習室深造三五七年的"本地交響樂團"樂師,獲發月薪才只有萬多元;而一名受訓若干星期,剛離開學堂的警員,薪水就有二萬多;再隨便找位 "膊頭有花”的警務人員,月薪就極有可能超過音樂總監,而且還未計其他非金錢上的利益,如宿舍或房屋津貼,辦公時的免費泊車等。

因為薪酬微簿,即使一身傲骨不願轉行的樂手,除了樂團演奏,公餘時也要兼顧大量教學,幫補收入,而且工作時間往往比正職還多,行業的真實情況就猶如保安員公餘時間去當輔警,主次相反。

如此待遇,為何仍然吸引到外國音樂好手紆尊降貴,千里迢迢落腳香港? 社會發展的先行國家,有良好教育制度。音樂學院每年都訓練出一定數量的樂手,但卻未必全數獲當地樂團聘用──原因不一,而且未必關乎個人技術問題,更大可能是當年沒有開相應head-count(新職位)──如果只有絃樂聲部空缺,管樂、敲擊樂手便要另謀高就;初出茅廬時,遇上只招聘聲部長或團長的時候,即使所習樂器匹配,亦只能望門興嘆(重視品質的大樂團,極少起用沒有樂團工作經驗的人作領奏)。 身懷絕技,當打又年青的畢業生便向外跑,到其他地方試腳。

撇除藝術因素,外國人來到香港,人生路不熟,未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子和工作網絡,相當程度依賴顧主提供生計,對管理層討價還價的能力相對較少;身為行政人員,大概也會認為外籍樂手比較貼服,在大小問題上都表現得沒有甚麼問題吧。 給予輔警薪酬,但所請來的是專才,在"睇住盤數"為風尚的現世管理模式,何樂而不為,或許就是這樣的原因,造成外國樂手來港搶飯碗,本土人分享不到本地資源的錯覺。


胡喬立

 


 


 

胡喬立

音樂從業員 寫作軟件初階使用者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