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樂言】演出節目與購票人要求不符-胡喬立

O 2015/07/25    瀏覽: 2043 次

【樂人專欄:樂言】演出節目與購票人要求不符-胡喬立

古典音樂會,節目內容臨時改動,不是新鮮事。換指揮,歌唱家抱恙易角,獨奏者臨時改曲目,甚至樂手因與經理人更改合約或政治原因簽證問題等而失場,時有所聞。指揮泰斗托斯卡尼尼出道時,就是因緣際會,駐團指揮失場,而第一次拿起指揮棒,並從始放下大提琴弓。

不過,早前的一場「本地大團」音樂會,曲目更改再加上補救措施不足,似乎令部分忠實擁躉頗有微言。 在此無意批評事件中任何一方,只是想分享自己接觸音樂以來,遇過的音樂會臨場更改節目之經驗。

令我比較印象深刻的有,日本新晉鋼琴手臨時頂替演奏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雖然中途有明顯錯音,但最終憑熱烈四射的演奏贏得全場一致掌聲和喝采。另一次是日本小提琴家(同樣是日本人,那裡真的出產很多出色而又準備充分的樂手!),因為原來的獨奏家抱病在身,而在極短時間內準備好近代美國作曲家巴伯(Samuel Barber 1910-1981)的小提琴協奏曲。 體會最深的,要算讀中學時的一次。那時剛剛接觸馬勒的交響樂,很自然地成為了「馬迷」,任何上演馬勒作品的場合,都樂於拜訪;適逢看見某歐洲樂團訪港的傳單,演奏曲目有馬勒第九交響曲,於是便預早訂好門票;入場後,才知道曲目己改成布魯克納的E大調第七交響曲。這可會是臨場改動嗎?肯定不是,堂堂一首接近一句鐘長度的鉅著,斷不可能未經綵排便草草上演;還有其他蛛絲馬跡,如場刊夾附的一篇樂曲解說,寫得很仔細,絕非急就章;資深樂迷則會更加清楚,「布魯克納七」的樂器編制比較特別,銅管組之中的四支華格納大號,在當年的香港,甚至東南亞也是稀罕之物,不是隨便可以租賃而弄來,多數是樂團出發訪港前就已經準備好;負責演奏的樂手,也一定預先練習過,不可能單憑臨場發揮就得出令人滿意之效果。而在那一個晚上,最後一個E大調和絃完結一刻,刻下如醍醐灌頂,重新審視自己的音樂口味;馬勒把全世界的聲音塞進音樂廳,而布魯克納從音樂廳仰望天堂,我更喜歡後者的意境。(也順便審視自己應該繼續拉小提琴,還是轉學敲擊樂器!身為管絃樂手,你懂的!)。   

對音樂會節目調動,本人的態度比較寬鬆,也相信背後可能有特別原因,非主辦機構能夠控制,但也不便向公眾直接透露;只要新換上的節目演奏得好,絕不介意間中出現的「意外驚喜」。猶如消費者去到有商譽的海鮮飯店,聽經理介紹當日時令,比強依餐牌點菜,往往更易覓得佳味。當然,如何去維護「商譽」,就要看樂團有關人員的努力了。

 

胡喬立

作者簡介

 


 

胡喬立

音樂從業員 寫作軟件初階使用者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