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古樂不古板】數字低音:優良的傳統還是落伍的古方?(一)-Kelvin Tsui

O 2016/01/15    瀏覽: 7542 次

【樂人專欄:古樂不古板】數字低音:優良的傳統還是落伍的古方?(一)-Kelvin Tsui



 『不要懼怕音樂理論、數字低音和對位法這三個詞語;若你對他們和善的話,他們也會以相同態度對待你。』 — 作曲家舒曼(Robert Schumann)

數字低音(Figured Bass):一個學習樂理早晚會接觸到的題目,在學生圈子裡面卻並不怎樣受歡迎。在香港,學生第一次遇見這個題目通常是在學習八級樂理的過程當中,一般老師會輕輕帶過,讓學生背誦在考試中會出現的幾個數字的意思,足夠應付考試就好;在德國,很多老師會嘗試使用Functional harmony的方法解釋數字低音,結果越講越深奧,最後苦了學生聽得一頭霧水。

究竟為什麼數字低音會成為音樂學生的煩惱?數字低音真的有這麼複雜嗎?其實並不然,只是現代人覺得現代的方法總比以往進步,所以才會習慣以現代的方法解釋所有事情。其實學習數字低音我們只需要還原基本步,代入前人的思考模式,複雜的理論就會變得淺白易懂。

首先我們先來了解數字低音的起源。在文藝復興時期,音樂風格被嚴謹的對位法(Counterpoint)和複音音樂(Polyphony)所主導(當然絕大部分樂曲也是為教會而寫的『福音音樂』),所有音樂作品都需要嚴格依照對位法的規則創作。到了文藝復興晚期,以意大利作曲家蒙台威爾第(Claudio Monteverdi, 1567-1643)為首的新派作曲家認為作曲家應該享有更多自由度,不應受限於嚴謹的對位法規則,而且強調歌詞的重要性。為了區分舊派和新派的作曲手法,Monteverdi將舊派的手法稱為Prima pratica (第一種方法),新派的手法則稱為Seconda pratica (第二種方法)

這種新派作曲手法在當時被思想較保守的音樂家猛烈抨擊,其中音樂理論家Giovanni ArtusiMonteverdi的激烈筆戰也被不少教授音樂歷史的老師傳頌至今.....

簡單來說,Prima pratica認為音樂是歌詞的主人;Seconda pratica則認為歌詞才是音樂的主人。被這說法影響之下,一種名為Monody的聲樂曲式出現。Monody是獨唱加上和弦樂器的伴奏,而且作曲家會嘗試將優美的旋律與說話的節奏結合,到了後來Monody便演化成詠嘆調(Aria)與宣敘調(Recitative)。剛才提到的Monody伴奏就是數字低音,作曲家為了節省時間與墨水,所以不會把所有伴奏聲部都寫出來,而只是寫出最低聲部,然後以不同的數字表達需要的和弦,由演奏者自行斟酌如何彈奏。

 

Monody的例子
 

 

數字低音是作為一種伴奏手法而出現的。在17世紀初,伴奏手法稱為Basso seguente,意思是『跟隨著最低音』。當時的伴奏手法根據思想保守程度大致可以分成四種:

  1. 看總譜,將每一個聲部都彈奏出來,盡量保持原譜。代表人物Girolamo Diruta
  2. 最高音聲部和最低音聲部根據原譜彈奏,中間聲部可以根據舒適度自行加上。代表人物Giovanni Paolo Cima
  3. 保持四聲部伴奏,除了最低聲部外其他聲部都不需要根據原譜彈奏。代表人物Adriano Banchieri
  4. 比較自由,聲部數量沒有限制,以和弦為主。代表人物Agostino Agazzari
  5.  

第三和第四種伴奏方法後來分別成為德國派與意大利派數字低音的基本彈奏方法。

講了一大堆背景資料,現在終於可以切入正題:如何閱讀數字低音。當然,專業的古鍵琴家/魯特琴家和管風琴家第一時間會先問:作曲年份與樂曲風格是什麽?因為每一個時期的不同風格對數字低音的演奏方法都不一樣,不過這是後話,我們先從最基本的四聲部和弦伴奏法學起。

首先,當你看見低音聲部上面(或下面)沒有任何數字的話:



那就是代表以底音作為主和弦(底音加上以底音開始算起的三度、五度與八度音),按照這例子便會得出C major, F major, G majorC major。當然平行五度與平行八度還是禁止的,所以最後可以得出以下結果。



上圖只表示了其中一個可能性,根據和弦位置的不同最後會得出不同的結果。請看以下例子。


 

和弦的調性完全取決於底音與調號,除非另有標示。


絕大部分時間五度音如無特別標示的話都應該彈成純五度,就算調號沒有註明。


如果你看見底音上面有升號、降號或還原符號,這個符號表示的就是從底音開始算的三度音。


如果想有效避免平行五度與八度的話,要先了解和弦與底音的行進方法。若底音與其和弦以相同方向行進的話稱為parallel motion (術語motus rectus),這個行進方法非常危險,見下圖。(當然頭腦清晰的話,以motus rectus行進也是可以正確彈奏的)



若底音與其和弦以相反方向行進的話稱為contrary motion (術語motus contrarius),這個行進方法可以避免大部分的平行五度與八度,見下圖。


數字低音之所以稱之為數字低音是因為所有和弦都是紮根於底音的。今天先介紹了數字低音的歷史背景和基本三和弦的用法,下回待續。


例子來源/出處:

Andreas Werckmeister: Die Nothwendigsten Anmerckungen und Regeln.

Wie der General-Baß Wol könne tractiret werden (1698)

Friedrich Ehrhardt Niedt: Musicalische Handleitung (1710)

Johann David Heinichen: General-Baß in der Composition (1728)

Johann Mattheson: Große General-Baß-Schule (1731), Kleine General-Baß-Schule (1735)

 

Kelvin Tsui

聯繫作者: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elvin.tsui1

想為子女找個好的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的樂器導師,不經中介直接與導師聯繫及查詢。
 

Kelvin Tsui

Kelvin Tsui是專研歐洲早期音樂的音樂家,現於德國古樂名校特羅辛根音樂大學碩士研究所研習古樂團指揮並同時雙主修古樂聲樂,亦修習合唱指揮。 Kelvin畢業於德國威瑪李斯特音樂大學大鍵琴演奏系,並於2014年獲得DAAD獎學金前往法國里昂國立高等音樂學院深造一年。 曾獲邀到日本東京指導當地古樂團,現為香港早期音樂學協會的古鍵琴手、台灣響昀巴洛克的客席藝術指導。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