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眾樂樂】巴洛克的音樂修辭學-曹永浩

O 2016/02/18    瀏覽: 4476 次

【樂人專欄:眾樂樂】巴洛克的音樂修辭學-曹永浩

 

音樂藝術與修辭的關係非常密切。在古希臘和羅馬,學者認為音樂是修辭學的一個分支,這在巴洛克時期(1600-1750)可見一斑。在巴克的音樂理論中,音型學(Figurenlehre)至為重要,例如音律的跳動和運用大量的裝飾音;在聲樂作品中運用「Word Painting」也是普遍的修辭,例如在韓德爾的《彌賽亞》中,Glory to God in the highest(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一句音調被升高,And peace on earth(在地上平安歸人)一句音調就降低,這是一典型的音型學的修辭。

 

Glory to God in the highest (00:00-00:42)

 

克音樂理論有一種「情緒學説」(Theory of Affects),主張因應情緒的起伏在音樂呈現戲劇性的轉變。例如作曲家常用舞曲來表達希望和慶祝的氣氛;伴奏的樂器也能將情緒表達出來,例如巴哈常配上小號 (Trumpet)來呈現榮耀與威嚴,長笛則表達愛意,還有柔和的女聲表達耶穌為愛被釘死,中間還夾雜群眾的聲音(合唱)一這就成為了獨特的藝術設計。

 

巴哈《尊主頌》最後一首:《榮耀頌》配上小號來呈現上帝的榮耀

 

巴哈《馬太受難曲》第三十三首 :《So ist mein Jesus nun gefangen》(我們的耶穌被捕了)

這首女聲二重唱取調E小調,由長笛與雙簧管奏出悲劇性的主題,切分音節奏的弦樂作為背景,重唱的後半段唱到「閃電啊,雷鳴啊」一句時,原本行板的節奏變成了急板,合唱團突然爆發出排山倒海的力量,氣氛從悲切變成了無比的憤怒。

 

[歌詞] 二重唱:我們的耶穌被捕了,月亮和光因為悲傷而消失。這是因為我們的耶穌被捕了。耶穌被抓去了,被綁起來了。

[歌詞] 合唱:把主放掉,制止吧,別綁他!閃電啊,雷鳴啊,你們難道消失在雲間了嗎?啊!地獄啊,打開火焰的洞穴吧,把偽善的出賣者,以及那殘忍的血污粉碎、消滅、吞噬,立刻狂怒者把他打碎了吧!

 

 

音調(Key)的選擇也非常講究,巴克的音樂家相信D大調表現尊貴,例如韋華第(Vivaldi)的《榮耀頌》、巴哈的《尊主頌》和韓德爾《彌賽亞》中的《哈利路亞》皆是選用D大調;E小調則表明受難,《馬太受難曲》多採用E小調 (no. 1,16,27,43,48,50,58),同時包含高低的轉調,當作曲家選擇降半度令感覺變得柔和,例如安慰,升半度就變得激烈,例如發怒,巴哈在音調上運用確是十分精妙。

 

韋華第(Vivaldi)的《榮耀頌》

 

韓德爾《哈利路亞》

 

《馬太受難曲》的開場大合唱 (00:00-06:23)
 

一群士兵押著耶穌背負十字架,耶穌負擔不了,錫安的姑娘們(合唱)為耶穌的受難而共同悲傷,一口氣問了四個問題:Wen? Wie? Was? Wohin?(誰?為何?為什麼?在哪裡?)一首相對的聖詩穿插在裡頭,童聲合唱唱起動人的悲歌 《O Lamm Gottes》(啊,上帝的羊羔),聖詩從E小調轉至G大調,並且以半音階進行,加深了悲痛的效果。

 

 

數字也是巴哈音樂的精髓,數字成為象徵在古代文化中非常普遍,正因這種對數理的迷戀,數字成為了一種原理。根據這個原理,每個字母都有一個在傳統使用、並與之對應的相等的數字,例如A=1,B=2,如此類推,這種體系稱為「Gematria」。音樂學家Friedrich Smend嘗試將數字由1至24排列(I/J相同,U/V相同),因此Bach (2)+(1)+(3)+(8) 加起來是14,J S Bach (9)+(18)+ (14) 加起來是41。Smend指出在他的風琴合奏曲 (Vor deinem throb tret'ich) 的手稿第一行有「十四」個音符,其他也如此,至第四十一行。

 

A=1        B=2  C=3 D=4 E=5  F=6  G=7 H=8

I/J=9        K=10        L=11        M=12       N=13       O=14       P=15        Q=16      

R=17       S=18        T=19        U/V=20

W=21       X=22        Y=23        Z=24

《 Smend, Bach-studien: Gesammelte Reden und Aufsätze, 1969, 173》

 

巴哈在作曲時數音符或小節的數目,因他相信數字(5、6、7、13、14)全部都有象徵意義,所以他要從音符、拍子和聲部的數目中,選出數字。

 

克的音樂藝術設計背後其實盼望讓音樂所盛載的信息能引起聽眾共享的情感,更新心靈。正如評論家Richard Jeske《參 Jeske, Bach as Biblical Interpreter, the Universal Bach, 1985, 87》評說巴哈不以音樂解釋經文為滿足,音樂的詮釋無論怎樣富戲劇性,音樂也必須使文本敞開,使聽眾立體地感受到文本所傳達的信息。
 

曹永浩@Studiamo Canto
聯繫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tudiamocanto

曹永浩

曹永浩是一位活躍的聲樂導師和合唱指揮,曹氏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獲文學碩士學位。現為馬鞍山循道衛理小學合唱團、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基督徒詩班、港澳信義會信安佈道所詩班音樂總監及指揮,並任基督教神召會梁省德小學聲樂指導。曹氏指導的合唱團非常廣泛,擅於指導不同年齡的學生歌唱技巧。曹氏所指導合唱團和聲樂學生於本港比賽屢獲殊榮。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