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古樂不古板】數字低音外傳:只彈和弦還是即興演奏?教你如何動聽地D7689-Kelvin Tsui

O 2016/03/05    瀏覽: 4432 次



【樂人專欄:古樂不古板】數字低音外傳:只彈和弦還是即興演奏?教你如何動聽地D7689-Kelvin Tsui

 

上回講解了6和弦的用法,我想如果我繼續寫這些理論性的文章的話,本專欄遲早會沒人看,所以今天我決定開一個比較有趣的話題:即興演奏。

一般來說,即興演奏幾乎變成流行、爵士等音樂類型的專利,一直都很少有人會將它與古典音樂做出聯想。可是在數百年前,即興演奏其實相當常見。例如莫扎特會即興演奏他的鋼琴協奏曲的華彩樂段;巴哈在世時雖然不是有名的作曲家,可是他卻以高超既即興演奏技巧而聞名。

講到古樂,實在和即興演奏脫不了關係。例如文藝復興和巴洛克時期的舞蹈音樂,雖然這些舞曲都比較簡單,而且有固定的低音與旋律,可是音樂家在第二遍開始就不會再根據樂譜的旋律,而是根據低音標示的和聲開始即興演奏了。

又或者是固定低音(Basso ostinato),這是一種反覆出現的低音樂句。因為低音是固定的,和聲也不會有太大變化,所以很適合作為即興演奏的基本。固定底音有很多種,比較古老的有La folia、Passacaglia/Chaconne、Romanesca等等。

先講Passacaglia和Chaconne,基本上除了名字不同以外都是相同的,一首Passacaglia或Chaconne就是建基於下圖所示的四個音上面(當然不一定是G調)。



大家可能會問,這麼簡單的和聲能做出什麼效果出來?但是大家只要看過下面的影片後可能會有另外一個想法。



固定低音是古風即興演奏的一個大題目,不過我今天想講的是另外一個題目,就是數字低音伴奏與即興演奏的關係。

我在之前的文章也提過,數字低音的演奏者會根據樂譜上面標示的數字來彈奏相對的和弦。可是演奏數字低音真的只有這麼簡單嗎?當然不是。實際上我們需要學會根據不同風格的音樂而使用不同的伴奏手法。

例如早期的意大利風格,雖然其和聲非常簡單,可是伴奏者需要仔細聆聽旋律樂器演奏者的呼吸和細節,再作出適當的反應(琶音/模仿等等),所以要掌握這個風格非常高超的即興演奏能力才可以。請大家看看下圖,這是意大利作曲家Giovanni Antonio Pandolfi Mealli (1630-1669/1670)的小提琴奏鳴曲“La Bernabea”的第一頁,看上去低音非常簡單。



可是看起來這麼簡單的音樂應該怎樣伴奏呢?請一邊看樂譜一邊聆聽以下片段。



我想大家現在應該明白,不懂即興演奏的人是沒可能彈奏此類音樂的。

講了這麼久,是時候切入正題了。讀到這裡,應該有不少人會覺得被我這個標題黨騙了進來吧?說好的D7689呢?先別激動,我現在就會講。

首先容許我再解釋一下何謂D7689。有留意我Facebook的朋友應該看過我去年初發的這幅圖和一段短片。



此圖片取自法國作曲家Marc-Antoine Charpentier (1643-1704)的最後一首彌撒曲Missa Assumpta est Maria的手稿,當中紅圈所示的和弦就是所謂的D7689和弦!(當然這只是我的說法,在正統樂理裡面這只是一個suspended 7th 和9th。)使用方法如下。



雖然Charpentier的原譜上面沒有標明,可是在C#上面的不是原位和弦(C# major 或 minor)而是6和弦,因為當時的調性比較簡單,C# 或minor並不存在,6和弦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很多作曲家連6字都懶得寫上去。

首先以6和弦預備了下個和弦(D7689!)必須的不協和音(C#與E),然後C#與E保留並分別成為D音上和弦的7度音與9度音,然後此兩音分別進行至6度音與8度音(B與D),亦同時為下一個7和弦的7度與5度音預備。

隨後便是行進到E音的7和弦(這裡和弦變成5聲部,因為Charpentier在原譜中註明了7與5,而7和弦不可以沒有3度音,而7和弦的3度音根據對位法規則必須往上行進,所以為了避免下一個和弦((E64))只得3聲部,這裡唯有使用5聲部,而且5聲部的和弦在法國風格的數字低音相當常見。),然後75往下行變成64,之後8度音(E)與4度音(A)保留,而6度音(C#)下行變成5度音(B),成為suspended 4th 和弦(54和弦),隨後4度音下行至3度音(G#),最後便是回到原調的A major和弦。(我在最後兩小節的最高聲部加了一些小裝飾音,那只是法國巴洛克合唱曲的常用風格而已,並非必要。)

由此可見,成就了D7689這個和聲進行的有幾個核心數字:97、86、75、64和54。(嗯....不解釋) 當然,根據不同的調性可以演化出例如A7689、B7689、F7689等等的和弦。

最後,為了示範一下如何動聽地D7689,我隨便寫了一條簡單的低音旋律,如下圖。(D7689的位置應該很清楚了吧)



基本上聽起來是這樣。



為了令此低音變得更有趣,我將低音旋律稍為裝飾了一下(這也是常見的風格手法)。變成下圖。



雖然我的即興演奏不算很好,可是我接著會嘗試用比較法式的風格彈奏這個低音旋律。



這裡不可以用『只需彈奏和聲』的心態來彈奏,而需要認為自己正在彈獨奏曲,再加上節奏型琶音、不同的添加旋律、模進等比較『法式』的風格技巧令音樂更加豐富。

綜合以上各點,彈奏數字低音絕對不只是彈奏和聲,乃是運用想像力、對風格的掌握和即興演奏的技巧盡量令樂曲變得更為動聽,而這一點正正令演奏數字低音變得非常有趣味,也是所有數字低音彈奏者不斷學習的動力。



Kelvin Tsui
聯繫作者: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elvin.tsui1


想搵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的樂器導師,不經中介直接與導師聯繫及查詢。

 

Kelvin Tsui

Kelvin Tsui是專研歐洲早期音樂的音樂家,現於德國古樂名校特羅辛根音樂大學碩士研究所研習古樂團指揮並同時雙主修古樂聲樂,亦修習合唱指揮。 Kelvin畢業於德國威瑪李斯特音樂大學大鍵琴演奏系,並於2014年獲得DAAD獎學金前往法國里昂國立高等音樂學院深造一年。 曾獲邀到日本東京指導當地古樂團,現為香港早期音樂學協會的古鍵琴手、台灣響昀巴洛克的客席藝術指導。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