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合・唱歌」聲樂教育專欄】第八講:唔準嘅音準 ─ 黃卓兒

O 2016/03/31    瀏覽: 6688 次

 

【樂人專欄:「合・唱歌」聲樂教育專欄】第八講:唔準嘅音準 ─ 黃卓兒

 

Alvin:

唔知點解唱choir嗰時總係和唔到其他人嘅。

Bob:

係咪因為你太大聲呀?

Cheri:

Alvin:

你D顫音太勁?

唔係好犀利啫⋯⋯

Bob:

咁係咪大家音準唔一樣呀?

Cheri:

我知我知!因為你得天獨厚,天生solo聲!


留學美國年多,轉眼進入倒數階段,一方面恨不得儘快回港在教學上作各種新嘗試以悟出一套揉合了美國聲樂科研及適合香港教學實踐的聲樂教育課程,另一方面捨不得這裡給予年輕人的機會、行內積極正面的切磋衝擊、慷慨的觀眾與校內豐富的知識寶庫等。筆者八月就會正式重新招生,在剩下的幾個月,在未逼不得已要把筆記送到回收箱之前,希望有時間趕緊與大家分享一些有參考價值的資訊。今次的主題是合唱中的音準(intonation),可理解為歌者判斷音高的能力。

 

在合唱音樂中,何謂音準?

James Jordan博士(2008)在合唱學教科書 Choral Ensemble Intonation: Method, Procedures & Exercises 中寫到,音準是我們因某一個音而相應唱或演出另一個準確的音的能力(“Intonation is the ability to sing or play a note in tune in context with another note”),換言之,合唱中的音準需要考慮和聲環境(harmonic context),是一個相對概念。

 

用鋼琴練音準不就很準確了嗎?

我們現在一般用的調音系統或音律稱為十二平均律,即把一個純八度的距離平均分為十二分,每分是一個半音,G#和Ab音高上相同。但是音樂歷史上還有其他不同的音律系統,甚至有人認為其實十二平均律只有八度的音準是「準」的,如果用這個標準來說,用鋼琴練習合唱中的音準並不可能。

 

各個音律系統的來由和數理根據由於篇幅所限,恕不在此交代,可參考樂人谷Kelvin Tsui的文章 調律法簡史:巴哈《十二平均律曲集》究竟有多(不)平均 或Facebook吳昭良的分享為何無法精準的校正鋼琴的音準 ,我就決定在這題目下貢獻以下這個各音律的相對音高數值(cents: 100 cents = 半音)比較表給大家參考,特別留意大三度在其中兩個音律數值比平均律低,所以如果要「準」的話,大三度要唱得比鋼琴稍低。


 

資料來源:Lindsay Norden (1936)

 

這些年來,學者認為怎樣能有效幫助改善合唱團的音準?

學者

Fred C. Mayer (1964)

提倡

運用自然律/純律(just intonation)作為合唱團微調音準的基礎,沒有加上過量的顫音(vibrato),合唱團就能唱出非常和諧的和聲,而這些和聲還會造出其上的泛音(overtones/partials)以豐富整個和絃的音效。

訓練方法節錄

1) 在pianissimo的樂段,just intonation的運用能分辨合唱團的優劣。

2) 訓練團員聆聽和聲音準和其後的微調時,可由八度開始,之後是那個分辨出just intonation和十二平均律的音程:大三度(要唱得比鋼琴稍低),最後是訓練由純五度音程造出來的八度泛音。

3) 合唱團若能用自然律唱出Palestrina或東正教教會音樂的話,保證團員和聽眾有另一番音律的新體驗。

 

學者

Curtis Hansen (1964)

提倡

指揮第一個目標就是令團員知道“singing is listening”的重要性,其次就是從各方面改善合唱團整體的音準。

心得及訓練方法節錄

1) 一隊由擁有大幅度顫音的獨唱者而組成的合唱團很大可能是一隊音準不好的合唱團,最理想的音色來自小幅度顫音,足夠增潤音色而不影響音準的統一。

2) 如果合唱團經常出現低於應有音準的情況,可留意團員是否姿勢懶惰和氣息散漫,staccato練習可幫助提昇他們的「能量」。

3) 困難的音程:下行小三度和大七度唱得太低、小七度和四度唱得太高

4) 不宜把擁有相同或相關調性的音樂放入排練或音樂會中而不作調性上的完結式,這樣很容易造成一個精神現象:tonal deafness,歌者會不自覺愈唱愈低。

5) 在座位安排上把女高音放於男低音之前有助穩定雙方的音準。

 

學者

James M. Jordan (1987)

提倡

必須訓練團員的audiation能力(即在沒有聲音的情況下仍能在身體裡「聽」到目標聲音),而「聽」到的不只是各部的pitch,而是目標和絃的整體效果,包括音準、音色、歌詞、節奏、聲量、情感等。

訓練方法節錄

1) 最基本是訓練團員對樂段resting tone(可理解為tonic,即樂段調性的主音)的敏銳度。

2) 一起唱不同曲調(major, harmonic minor, dorian, phrygian, lydian, mixolydian, aeolian或locrian)的音階,然後指揮隨機於該曲調中抽兩個solfege唱成一個旋律音程,並逐一要求團員echo back。不久就要大家一起唱出resting tone。

3) 每次排練,分段練習樂段時可要求團員唱出該段的resting tone,要留意是否每位團員都能找出resting tone,不然整體音準始終不會好。

4) 有了audiation作團員音準的基礎,各部的音準都由resting tone而作參照,由上而下逐部加入微調。

 

學者

Steven Powell (1991)

提倡

垂直調和聲音準,橫向調旋律音準,再調各團員元音的一致,加上確保大家的發聲方法沒有太大不當的肌肉張力。

心得及訓練方法節錄

1) 團員的顫音不宜多於1/4全音(quarter tone)

2) 集中於完成式(cadence)微調各部音準,先著團員對齊八度,然後加入五度,之後是大二或小三度。

3) 採用solfege訓練音程,特別留意上行音階時的mi, la 和ti(較常 flat),和下行音階時的 doh和 fa(較常sharp)

4) [a]元音最難調成一致,因為這個元音大小深淺變化很多,指揮宜表示清楚其需要。

 

學者

Laurier Fagnan (2008)

實驗結果

只要合唱團員運用美聲唱法(Bel Canto)平衡聲音中的共鳴,唱出「光暗並存、既清亦暖」的音色(chiaroscuro),音準和一致的音色就不是問題。

訓練方法節錄

1) 一半團員唱特別明亮的[a](口腔內空間小,唇向左右兩邊打開),另一半唱特別深暗的[a](用盡口腔內空間,下顎向下打開,唇成英文字”O”,脷根稍向下壓),然後著兩邊團員向對方借鏡而找出一個一致的中立[a]。

2) 用“i – e – a – o – a – e – i ” 作為暖聲練習的元音,目標是把頭尾元音的亮度漸漸帶入中間的元音,期間音準和聲音中的光度盡量不能減。之後是“o – a – e – i – e – a - o”,把圓潤溫暖的音色帶入中間的元音。

 

那麼怎樣才算音夠準?
 

二十世紀前半百年,有一部分學者認為合唱音樂應該用純律演繹,其中Lindsay Norden(1936)甚至提出「所有無伴奏的合唱音樂必須用純律演繹」因為這樣和聲才夠清純和充滿泛音。但是看看上一題,1950代之後好像很少學者再出版文章或書籍講究純律的運用。對於改善音準這課題,現在學界似乎不太在乎用哪一個調音系統,反而各自表述不同見解。筆者認為雖然現在大家都好像把十二平均律奉為神聖不可侵犯,但若合唱團和歌者都有其他調音系統的知識,相信喜歡合唱的我們就更能因應不同情況而作出適當的美術決策(artistic choice),畢竟,筆者一向相信,音樂和藝術就好像大自然,有多樣性才是美。

 

***下次合唱團排練或與其他樂器合作時,不妨留意一下兩者之間所產生的和絃,聽聽有甚麼新發現?***

 

引文參考來源:

Fagnan, Laurier. "Chiaroscuro Resoncance Balancing: The Bel Canto Answer to Choral Tone and Intonation Problems." Choral Journal 49, no. 5 (November 2008): 51-61.

Hansen, Curtis. "Tuning the Choir." Music Educators Journal 51, no. 2 (1964): 85-89.

Jordan, James M. "The Pedagogy of Choral Intonation: Efficient Pedagogy to Approach an Old Problem." Choral Journal 27, no. 9 (April 1987): 9-16.

Jordan, James Mark., and Matthew Mehaffey. Choral Ensemble Intonation: Method, Procedures & Exercises. Chicago, IL: GIA Publications, 2001.

Mayer, Fred C. "The Relationship of Blend and Intonation in the Choral Art." Music Educators Journal 51, no. 1 (September 1964): 109-10.

Norden, N. Lindsay. "A New Theory Of Untempered Music: A Few Important Feature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A Cappella" Music." Musical Quarterly The Musical Quarterly 22, no. 2 (1936): 217-33.

Powell, Steven. "Choral Intonation: More than Meets the Ear." Music Educators Journal 77, no. 9 (1991): 40-43.


 

黃卓兒
Facebook Page: Studiamo Canto

黃卓兒

擁有十年聲樂教育經驗,曾任大學音樂系研究助理及合唱團聲樂指導,任教於多間教會、音樂中心、大專詩班及音樂事務處的短期課程。 教育理念:相信仔細因勤於觀察,相信創意因不吝思考,相信卓越因由衷追求,相信動人因真心感受。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