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翡冷翠的音樂文化遊蹤】欣賞音樂就如戀愛,懂?不懂?-鄭之璿

O 2016/06/30    瀏覽: 2324 次


 

【樂人專欄:翡冷翠的音樂文化遊蹤】欣賞音樂就如戀愛,懂?不懂?-鄭之璿


芸芸眾生,要覓得如意伴侶就看緣份。如何選擇另一半,有人先選樣貌身材,再逐步認識;亦有人先帶好感,了解成為朋友,再決定進入親密關係;還有人無心插柳,朋友關係進級。個人認為先選樣貌身材的風險最高-當你以為得到林嘉欣,但識落先知是涼尾芬的時候,真係的恨錯難返。後兩種的關係通常比較容易能發展長期開係,原因顯然易見- 遇見、認識、了解、交流⋯⋯ 至於欣賞,更是發現對方的好令愛情之火不斷燃燒。

所以為戀愛而戀愛是空洞的,只能排解一時的寂寞,但內心的空缺卻始終得不到填補,能夠在茫茫人海中遇見與自己真正志趣相投,能夠進行情感、心靈交流的另一半,然後與他允諾終身、相濡以沫才是終極浪漫。(下刪一萬篇左抄右抄千篇一律的愛情散文,再說谷主要把我趕走了)

既然戀愛除了一剎那的熱烈,還要有了解交流的過程,那音樂呢?

欣賞音樂當然沒有戀愛的互動那麼複雜,而且可以比較花心一點,但從接觸到找到欣賞的門法、再成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元素卻與戀愛過程甚似。音樂世界之大,究竟怎樣在浩瀚的樂曲裡覓得所愛而又能兼容欣賞不同類型的音樂。本篇文章先簡介如何讓自己遇上音樂,以及認識的第一步。

筆者是聽流行曲長大的,不過聽的是爸爸的流行曲:The Beatles、The Jackson 5、Fleetwood Mac、The Carpenters、Air Supply ⋯⋯ 但有趣的是,在爸爸的唱片庫中,夾雜了幾張古典唱片:Maurice Ravel的Bolero、Carl Orff的Carmina Burana、Joaquin Rodrigo的Guitar Concerto。後來才知道他是因為看電影聽過要自己找來聽的。那時互聯網還未普及,要接觸外面的事主要是靠聽電台看電視,和日活裡聽得到的。還有就是一直在唱的合唱團和學得很散漫的鋼琴,都是聽音樂的來源。當時也沒有分是那類型的音樂,流行、古典、拉丁、上海老歌,甚至黃梅調通通都在聽,至少有點印象。所以要遇見,先要將自己放在能接觸到音樂的環境,而且種類要多,亦要就個人喜好而定; 正如想找高矮肥瘦狂野斯文,也得要出去看看。現在資訊發達,除了傳統聽CD外,有iTunes、YouTube、Spotify等的音樂頻道,要發掘絕無難度。

如果你是容易把音樂跟畫面或場境連繫的人,那聽音樂的角度會更豐富。不少對古典和爵士音樂全無興趣到喜歡的聽眾,很多時候都是電影音樂開始,再發掘新音樂。當接觸愈多,就愈容易找到所愛。有人偏向喜歡古典、或是爵士、或是New Age,也可以是電子、搖滾。不過大前提的是,除了第一感覺外,也需認識歌曲的歌詞及背景。聽得愈多、知得愈多,耳朵也愈能辨釋好壞,知道什麼是罐頭、什麼是醇酒。 筆者本身讀古典音樂出身,但聽的樂種很「雜」,拉丁爵士民流行搖滾都有。常常對人說我很花心,需要很多「情人」,因為音樂種類甚廣,每種都有其獨特之處。古典夠優雅、拉丁夠熱情、爵士又很性感、民歌又小清新 ⋯⋯

本篇若有幸獲谷主刊登,會為大家繼續介紹不同的「情人」。今次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很喜愛的歌,有 Scott McKenzie 的San Francisco 





Alanna-Marie Boudreau - "Satie Song"


 


Jascha Heifetz演奏的 Pablo de Sarasate, Zigeunerweisen Op.20






鄭之璿

作者簡介


怕悶的合唱指揮、女高音、音樂藝術文化愛好者。妄想要學好不同類型的音樂,所以誤打誤撞地去讀了點書,同時又在吸收其他音樂和文化風格。閒時聽音樂、讀歷史文學、行美術館、吃喝玩樂、跟不同人接觸 ⋯⋯  經常幻想自己在過附庸風雅的波希米亞生活。

有興趣了解本人工作請前往以下網站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florencecs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