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巴洛克小百科】跟譜奏你就錯了!- 林添偉

O 2016/08/18    瀏覽: 7781 次

【樂人專欄:巴洛克小百科】跟譜奏你就錯了!- 林添偉

 

現代的音樂訓練中我們被要求將樂譜的音符和記號非常精確地演出﹝特別是管弦樂作品﹞。但巴洛克時代,演奏者即需要在不同的情況下,將樂譜修改演奏。所以在學習巴洛克音樂時,我們需要很小心去分別那些地方是需要修改樂譜演奏。如果我們沒有仔細理解這些地方,只是盲目地將樂譜「精確地」演出就會失去了作曲家的原意。

 

首先是在節奏方面,有幾個情況我們是需要修改樂譜演奏的,例如遇到以下(圖一) 的節奏型。

 


(圖一)

 

在樂曲中如果其他聲部是有連續的三連音,我們就應該將圖一的節奏改為(圖二) 演出。

 


(圖二) 

 

因為在巴洛克時代是沒有圖二這個節奏的寫法。如果大家沒有留意到這點而將圖一的節奏「精確地」演出,圖一的節奏就會和其他聲部連續的三連音造成混亂。其中一個很著名的例如是Bach的Brandenburg Concerto No.5的第三樂章(圖三)。

 

(圖三)

 

Bach Brandenburg Concerto No.5 第三樂章 (14:59)


另一種我們需要修改樂譜去演奏的是法國序曲﹝French Overture﹞曲式的樂曲。法國序曲是由兩個或三個部份組成。第一部份充滿雙附點﹝Double Dotting﹞音符節奏,而第二部份是賦格曲。在巴洛克年代,作曲家普遍是不會將第一部份的雙附點節奏標記出來,反而是簡約地標記為單附點節奏。演奏者會自行將單附點節奏改為雙附點節奏奏出,例如Lully的Armide序曲(圖四)。

 

(圖四)

 

Lully Armide 序曲




在Handel和Bach的音樂當中,他們也有運用法國序曲的曲式寫作,例如Handel的Concerto Grosso Op.6 No.10。當中單附點節奏也需要改為雙附點節奏奏出(圖五)。

 


(圖五)

 

Handel Concerto Grosso Op.6 No.10




其實Bach Cello Suite No.5的Prelude也是法國序曲,但許多演奏者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大家可以比較一下有演奏雙附點節奏和沒有演奏的分別。


Bach Cello Suite No.5 (有演奏雙附點節奏)



我們很多時候會在每個樂章的終結見到延長符號(Fermata)。但其實這些延長符號是指一個樂章的終結,而不是指將最後的符音延長演奏(圖六)。

 

(圖六)


在許多弦樂的樂曲,我們亦會見到一些和弦,例如Bach Cello Suite No.2的Prelude中也有出現(圖七)。

 

(圖七)


在Bach許多小提琴作品中也有這些和弦。Bach有時會在和弦上方或下方標記「Arpeggio」,即是要將和弦拆開演奏,而不是以分解和弦方法去演奏長音。有時作曲家會省略「Arpeggio」一字,因為當時的演奏者會知道一見到和弦,就需要將和弦拆開演奏的。大家也可以比較一下兩者的分別。


Bach Cello Suite No.2 – 有拆開和弦演奏 (2:47)


最後一個要說明的是關於即興演奏的例子。在巴洛克時期,在慢樂章或段落中,演奏者會為原來很少音符的樂句上加上很多裝飾音、琶音、音階和非和弦音等等。當中最經典的例子是Corelli 12 Violin Sonata Op.5。在其中一個當代出版的樂譜當中,第二行是Corelli原來寫的很少音符版本,而第一行是編者說在音樂會中Corelli即興演奏的奏法(圖八)。

 

(圖八)


Corelli 12 Violin Sonata Op.5


看起來很可怕吧…大家也會懷疑當時的演奏者是否真的有能力以即興演奏方式奏出這些複雜的音符?這方面就真是「信不信由你了!」


林添偉

 

留意香港早期音樂協會最新動態

Facebook搜尋「Early Music Society of Hong Kong」,

www.ems.org.hk就可以留意到香港早期音樂協會的最早動態。


想為子女找個好的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的樂器導師,不經中介直接與導師聯繫及查詢。

林添偉 Tim

林添偉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主修中提琴演奏碩士學位。在學期間,林氏亦有學習演奏多種巴洛克樂器,包括巴洛克中提琴、古提琴和柔音提琴。畢業後林氏與友人成立了「香港早期音樂協會」,以推廣使用仿古樂器演奏的文藝復興、巴洛克及早期古典時期音樂。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