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古樂不古板】對位法簡介(一) 對位法是怎樣煉成的?-Kelvin Tsui

O 2016/08/19    瀏覽: 8470 次

【樂人專欄:古樂不古板】對位法簡介(一) 對位法是怎樣煉成的?-Kelvin Tsui

 

『不要懼怕音樂理論、數字低音和對位法這三個詞語;若你對他們和善的話,他們也會以相同態度對待你。』

— 作曲家舒曼(Robert Schumann)

 

對位法 — 屹立在音樂歷史洪流數百年的不倒翁。它在西方音樂發展史中一直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從14世紀 Contrapunctus (對位法)這一字首先被提及,到700年後的今天這技術依然被廣泛使用這點就能看出對位法的影響力之深遠。

 

對位法(Contrapunctus)

講到對位法,很多人會想到「音樂之父」巴哈 (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沒錯,巴哈可以算是將對位法推向頂峰的作曲家,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在巴哈的時代對位法已經發展了三百多年,巴哈高超的對位法技術也是深深的紮根在這三百多年的傳統之上,所以不從其起源開始了解的話是絕對沒可能明白巴哈的音樂的。

 

對位法的定義其實十分簡單,根據中世紀法國哲學家和音樂家Johannes de Muris (約1300-約1360),對位法是「多聲部音樂的根本」(fundamentum discantus),當時亦有「音對音」(nota contra notam)或者「點對點」(punctus contra punctum,BT在此表示無辜....)的說法。簡單來說,對位法可以被理解成「兩個或以上獨立聲部的交織」。請注意,對位法本身並沒有樂句模仿的意思,後來出現的卡農曲 (Canon) 或者賦格曲 (Fugue) 只是對位法其中兩種呈現方式而已。

 

「和聲學的自然法則」
(Traité de l'harmonie réduite à ses principes naturels)

一般現代人會認為橫向發展的對位法是站在縱向發展的和聲學的對立面,這句話其實有誤導成分。首先講一些背景資料,現代的和聲學概念是1722年法國作曲家拉摩 (Jean-Philippe Rameau, 1683-1764) 編寫了「和聲學的自然法則」(Traité de l'harmonie réduite à ses principes naturels) 一書後才開始萌芽的。在這之前的「和聲」只是「同時發聲的一組音」,當然在數字低音裡面和弦之間也有一定關係,但這距離現代和聲學還是太遠,而且數字低音和對位法也是息息相關,不過這已經是另外一個可以寫一篇博士論文的題目了。但這就是可以把橫向發展與縱向發展籠統地定位為二元對立的理由嗎?在我看來,音樂的發展本來就不存在清晰的分界線,主流審美觀的改變也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橫向發展與縱向發展從對位法的開始本來就是相輔相成,這點下面會解釋。雖然我這樣說,但是有一點還是需要澄清的:經過幾百年衍生出來的現代音樂理論貌似天衣無縫,但是要分析音樂還是需要先理解當時的歷史背景,乃至音樂美學和作曲手法,從而推敲作曲家是怎樣想的。雖然不會絕對準確,但總比用一套理論就要分析全世界音樂這種想法來得踏實,起碼可以避免了把簡單的問題複雜化這個缺點。筆者之前在德國就遇到過一個音樂理論老師,他的腦裡只存在著現代的「機能性和聲」(Functional harmony),我試過上課的時候把Thomas Tallis (約1505-1585) 和 Johann Jakob Froberger (1616-1667) 的音樂帶給他,然後他就說 Tallis 的音樂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和聲進行,很悶;而 Froberger 音樂的和聲進程則很不合理。我就是這樣跟他學習樂理差不多兩年,直到我後來接觸了對位法和其他早期音樂理論才發現當一隻井底之蛙到底有多可憐。

 

題外話講完,是時候切入正題。雖然對位法這個名稱在14世紀才出現,但在9世紀,多聲部音樂慢慢取代單音音樂,從這些早期的多聲部音樂就已經能看到對位法的影子。例如 Organum,這是在素歌 (Plain chant) 的單音旋律 (Vox principales) 下面加上一個與開首和結尾音成八度關係的長音,或者一條通常是純五度或者純四度關係(平行五度和八度在當時並非禁忌,而純四度也不是不協和音,而是作為純五度互補音程的存在)的平行旋律 (Vox originales),現代稱為 Parallel organum (古代的典籍則大多稱為 Sinfonia 或Diaphonia)。根據在9世紀出版的Organum教學法“Musica enchiriadis”所述,Vox originales 的主要用途是為了加強 Vox principales。由此可推想,Organum一開始並非要被設計成我們所認知的多聲部音樂,但是無可否認,Organum (尤其是Parallel organum) 打開了多聲部音樂的大門,令對位法開始萌芽。

 

在11世紀初左右出版的 Winchester Troper 收錄了不少 Organa (Organum的複數),在這個曲集中出現了一種我們成為 Free Organum 的曲種:Vox principales 跟以前一樣都是由 Plain Chant 而來,不過 Vox originales 變得比較自由。除了平行關係之外還可以加上過渡音以避免增四度或減五度 (Tritone),或者變成長音;相同方向不過以不同音程行進,甚至使用相反方向行進 (Contrary motion)。可見在這時代的 Vox principales 已經慢慢演化成一個比較獨立的聲部,並漸漸發展出一種 voice leading 技巧,可算是對位法的原始形態。

 

Winchester Troper裡面收錄的其中一首Organum

 

12-13世紀,一個在音樂史上被稱為 Ars Antiqua 的時期,是 Organum 發展的高峰。當時有兩個主流的作曲學派(有趣的是兩個學派都在法國):法國南部的聖馬爾蒂阿學派 (Saint Martial School) 與法國巴黎的聖母院學派 (Notre Dame School),當中又以聖母院學派的影響力最大。聖母院學派有兩位代表人物:Léonin和Pérotin,Pérotin 是暫時已知第一位發表三聲部和四聲部 Organum (Organum triplum和organum quadruplum) 的作曲家。這時 Plain chant 的旋律 (Cantus firmus) 從最高音變成最低音,而且此旋律會被寫成長音,此聲部名為 Tenor (跟我們所認知的「男高音」完全沒有關係,而是從拉丁文的 tenere 「拉」引申)。Tenor之上有兩至三個獨立但相近的聲部,所有聲部都會在同一時間轉換歌詞的音節,但與 Tenor 的長音不同,這些聲部節奏性很強,稱為Melisma (單音節裝飾樂句),所以這種 Organum 又被稱為 Melisma Organum。每一個音節轉換時,所有聲部都必須是完全協和音(Perfect consonance,純五度和八度)。這些分別發展的聲部已經帶有對位法的影子。

 

Pérotin 著名的四部 Organum, Viderunt Omnes (University of Arkansas Choral Studies)

 

根據以上所述,雖然「對位法」一詞在以上時期還未出現,但無可否認,在中世紀音樂發展史當中已經能找到對位法的蛛絲馬跡,了解這個背景亦會令學習對位法變得更加容易。


Kelvin Tsui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elvin.tsui1


想為子女找個好的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的樂器導師,不經中介直接與導師聯繫及查詢。

Kelvin Tsui

Kelvin Tsui是專研歐洲早期音樂的音樂家,現於德國古樂名校特羅辛根音樂大學碩士研究所研習古樂團指揮並同時雙主修古樂聲樂,亦修習合唱指揮。 Kelvin畢業於德國威瑪李斯特音樂大學大鍵琴演奏系,並於2014年獲得DAAD獎學金前往法國里昂國立高等音樂學院深造一年。 曾獲邀到日本東京指導當地古樂團,現為香港早期音樂學協會的古鍵琴手、台灣響昀巴洛克的客席藝術指導。

所有文章